主選單Main  關於阿貓Cat  歷史留言版 / 新留言版Guestbooks 寫信給貓Email  最愛連結Links  更新紀錄History  貓部落格Blog

 

卷六亞丁,絢爛油畫

 

         忘不了第一眼見到沖古寺時那種誤闖仙境般的感動;也忘不了離開亞丁景區時那種悵然若失的空虛。即使我們沒有到牛奶海及五彩池,光是從沖古寺到洛絨牛場間的一段路,已經讓渴望美景的心得到最大的滿足。晴空下的金秋亞丁,縱然山風冷絕, 宛如調色盤般的顏色卻也是美絕!

 

從稻城出發前進亞丁

 

 

從稻城到亞丁沿路風景,天氣一樣大好!

 

等我們拍照等到無聊的恭師傅,已經玩起雪來


很貴的香油錢

         稻城到亞丁,只是段一百公里不到的路。前幾天對天氣不佳的抱怨,或許得到老天的垂憐,我們在稻城及亞丁的兩、三天裡,都是晴空萬里的好天氣!

         離開稻城接近日瓦前,有座藏族佛寺,貢嘎朗吉岭寺。據說是稻城亞丁一帶最大的藏傳佛教中心,連亞丁景區內的沖古寺也屬其管轄。參觀寺廟的門票是10人民幣,恭師傅問過我們意見後便在這邊讓我們下車參觀。

         從外觀看起來,這只是個中等規模的佛寺,稱不上壯觀。裡面的喇嘛見我們進來,很熱心地充當導遊,告訴我們一些關於藏傳佛教及藏族寺廟的相關訊息。沿著主殿一路看著,果然是個歷史悠久的古蹟,而且講解的喇嘛談吐及氣質也相當優雅。

 

 

貢嘎朗吉岭寺景,室內禁止攝影

         走著走著,我們進入了主殿後面,一片漆黑讓我一時看不清楚裡面的情況。稍稍適應以後,才發現這是一個殘破的大殿舊址,巨大的釋迦摩尼佛像被破壞過,地上堆滿的木材石塊與外面的雕樑畫棟形成強烈對比。

         「這是主殿的遺址,文革時代遭受慘烈的破壞,我們一直沒錢重修。直到這幾年稻城亞丁有名氣了,觀光客跟著變多,我們香油錢多了點,才慢慢開始重建。」喇嘛的口氣不勝欷噓。

         文革對我們是多麼陌生的事啊!我聽過文革時期一些駭人聽聞的事情,也知道幾個像是張志新這些在文革裡被無端迫害的知識份子。但無論如何,那只是幾十年前在海峽對岸發生過的歷史事件,對我這個土生土長的台灣人並沒什麼深刻的體認。直到這些殘破的佛像出現眼前,那種當年的動亂造成的影響,頭一次浮上心頭。

         寺廟裡有許多不同的菩薩像及佛像,許多塑像面前都有香油箱。小倫在一尊名為白杜母(文成公主)的菩薩像前投了點香油錢。約莫三十分鐘的時間參觀完寺廟,喇嘛告訴我們有一些唐卡畫要跟我們結緣,免費的,看我們跟那個佛或菩薩比較有緣。我一打開,是眾佛之首的釋迦摩尼;而小倫則驚訝地說他 正好拿到白杜母畫像,就是他投入香油錢的那一尊。正當我們嘖嘖稱奇之時,喇嘛又開口了。

         「這些唐卡都是本寺僧人親自繪製,不過沒有供奉過,你們自己帶回家不知道怎麼供奉的話,不僅沒有保佑的效果,對神明也不敬。」

         「你們可以在我們這裡點香,並讓這些唐卡過一下香,之後我們會代各位每天念經祈福,你們只要寫下自己姓名及所求庇護,添些『點香費』,也當作贊助本寺之香油,功德無量。『長壽平安香』是180人民幣,XXXX香是......。」喇嘛解釋道。

         坦白說,當下我有點猶豫,一來此行身上現金帶不多,最便宜的香要180人民幣,其實夠我花上好幾天;二來Karen是基督徒,我帶回個唐卡佛像也不可能掛在家裡。又一轉念,我想起了文革時期被破壞的舊址大殿。「就當贊助文化古蹟重建吧!」我想。沒被脅迫 但有點心疼地我就這樣捐出這筆錢,在當地不能算小的一筆數目。

點香中的小吳,有氣質的喇嘛

很貴的180人民幣大香

         出來後我們發現四個人都有捐,但願那些錢真的對他們的重建有所幫忙。至於那幅唐卡,現在被我好好收在書櫃裡,改天拿回老家讓老爸掛起來吧!


繽紛中的邂逅,亞丁

         離開了貢嘎朗吉岭寺,寺外是一群可愛的小朋友,直打量著我們背著的相機,還跟我們敬禮致意。恭師傅說外資在這裡贊助了一些希望學校的建立,為了表達感激,這裡藏區的小朋友看到來賓的車子都要停下來敬禮,我幫她們拍了幾張照。又看到遠處有幾個玩彈珠玩得不亦樂乎的小男孩,樂在其中的樣子,不禁讓我想起小時候住鄉下的童年記憶。 海峽兩岸的小朋友,不論族群政黨,看來都是差不多的!

 

左:日瓦鄉的小學;右:對我們相機很好奇的小朋友

在日瓦的川菜中有名的水煮肉片

         車子很快地經過日瓦,用過午餐後,我們又一路賞著絕美的風景,朝著亞丁前進。

         「哇,雪山耶!恭師傅,這是哪座神山啊?」翻過一個陡坡後,遠方的白雪皚皚映入眼簾,我興奮地問。

         「哇靠,不是有雪就是神山啦!那我們一路不知道爬了幾座呢!」恭師傅對我無釐頭的問題莫可奈何。

         「我看那邊那兩座像點兒!」過了一個大彎,恭師傅指向遠方。

         順著他的手看去,我忘情地叫:「那是仙乃日,停車、停車!」因為仙乃日神山長得像是打坐中的觀世音菩薩,那奇特的形狀看過照片肯定忘不了。

 

風景絕佳的觀景點

         這時大概是下午兩點,雖然是頂光,但神山上方的天空還是好藍,陽光照在神山白雪上,奪目的光芒令人望而起敬。近處是一大片鮮黃的樹林,配上藍天、雪山及山谷裡的亞丁村,濃得發豔的色彩,活脫是眼前的一幅油畫,讚嘆聲中我們不停地拍照,我顫抖地告訴小倫,不久後我們就會直接置身在看來像畫的夢幻世界裡,如果天氣都這麼晴朗,好難想像會有多美呢!我們四個人七嘴八舌地討論著,除了仙乃日外,旁邊還有一座尖聳的雪山究竟是央邁勇還是夏諾多吉,直到恭師傅催促我們才不捨地上了車!


亞丁村及青蛙海

         在半山腰照相實在花了太多時間,抵達亞丁村時已經快下午三點,比預計的時間晚了不少。我們決定住在這裡並不算太明智的決定,後來沒能上到牛奶海跟五色海跟此多少有點關係。雖說時間稍嫌晚了點,但趕上洛絨牛場住宿應該不成問題的,只是民宿老闆建議我們到新開發的景點「青蛙海」走走,隔天再進洛絨牛場上牛奶海。對路程沒概念的我們就答應了。

         往青蛙海的路錯綜複雜,時間又不早了,我們決定騎騾馬上山。比我們早一點到的四個馬來西亞女孩子,自行走路上青蛙海,後來聽她們說走錯路,翻過三座山後無功而返,不過對於她們能在這麼高的山上健步如飛,我們還是佩服得緊。

         青蛙海的風景應該是夏天美一點,在那個季節聽說杜鵑盛開。而我們到時已經接近深秋,只剩凋零的枯草。海子本身並沒像珍珠海、牛奶海或五色海般出色,但是往青蛙海途中有幾個角度可以看到仙乃日的另一面,時間充裕的話不妨一遊。若是時間不夠,我還是會 建議選擇上洛絨牛場,留更多的精力與時間探索牛奶海與五色海。這次沒去成實在有點遺憾呢!

         抵達青蛙海的時候,雖然海拔4300米不算是此行最高點,但山風冷到令人難以抵擋。儘管神山的美景當前,我們並沒多做停留,因為手腳都已經冰得失去知覺了!拍了幾張照就落荒而逃。 倒是下山途中見到了夕照雪山,也算滿足了不能住洛絨牛場觀賞日照金山的遺憾吧!

 

騎馬上青蛙海囉!

青蛙海途中的夕照金山

帶我們去青蛙海的馬夫

         在亞丁景區及四姑娘山,因為海拔高又要爬坡,騎騾馬會比自己走路快,雖然騾馬還是由藏人牽著,但除非您有過人的體力可以跟這些藏人一樣在四、五千公尺的山上如履平地,否則趕時間就乖乖騎馬吧!馬背上看風景雖然很愜意,想要拍照就辛苦了,我在馬背上照的像幾乎全部失敗。另一個恐怖的地方是這些馬走在險峻的山路上時,老喜歡貼著崖邊走,我總覺得身體有一半是在懸崖以外,深怕馬一失足就摔得粉身碎骨。

         「學弟,我頭很痛,又沒有食慾。」抵達住宿的民宿時,學長臉色蒼白地說。

         「胖哥有點高反(高原反應)喔!」恭師傅還有心情揶揄學長。學長很壯,並不像恭師傅說的「胖哥」。

         說笑歸說笑,恭師傅還是體貼地拿了一些高濃度葡萄糖水給學長補充熱量,我跟小倫也逼學長吞下了他一直拒服的「Diamox」,讓他早早休息。高山症這件事果然跟平日運動與否無關,學長大學時代是網球隊長,平常在科內也常跟我一起去游泳、打羽球,過人的體能讓我印象深刻,這回卻兩度出現輕微高山症,果然不可輕忽。

         亞丁村裡的民宿是恭師傅的朋友,也是少數還供應熱炒的民宿,有一些住別地方的客人晚餐都來搭伙。我雖然很餓卻不敢吃太多,因為實在很辣,廁所又是露天的,要是拉肚子還要在這冰天雪地的地方寬衣解帶,那實在是一大折磨。東西還挺好吃的就是,一路上恭師傅帶我們吃的東西都很美味,其實不像我行前看到別人經驗分享所說的「飲食條件缺乏」,或許是我 比較不挑食吧!

        

 

亞丁民宿的晚餐,雖然菜色簡單,但很好吃

 

左:馬來姑娘們;右:杯盤狼藉

民宿也還算乾淨,被子有點潮濕


寧靜夜空

         拍過各式各樣的旅遊照片,我拍得最失敗的就是星軌,而換了數位單眼相機後更是不敢嘗試,因為數位系統有其先天限制。但是入夜後的亞丁村,雖然冷風刺骨,沒有光害的世界星星卻美得驚人,連銀河都看得一清二楚。

         我看著手上的備用傳統相機,在寒風的威脅與繁星的誘惑下掙扎,最後還是決定拍一張當紀念,不管拍得好不好。穿上全副武裝,我走向一片漆黑的草地,隱約還可看見遠方雪山的輪廓。

         走在這種蒼涼的黑暗裡是種奇異的體驗,思緒會變得格外敏感而清晰。我想起了幾次看到這種繁星的夜裡,幾乎都是在各處的高山,雪山三六九山莊、觀霧樂山林道、尼泊爾的健行山道......。許多過往的回憶鮮明地浮現眼前,交雜著許多年少輕狂的感情。但這次站在繁星之下的人剩我一個,好友小倫雖然在近在咫尺的小屋裡,但強烈襲來的孤獨感, 突然讓我有點想念台北的霓虹閃爍,想念遠赴金門支援已經接近一個月沒見面的Karen。想著想著,拍照的興致慢慢淡了,只讓相機曝了四十五分鐘的光,我就收起冰冷的腳架回到溫暖的小屋。看著睡得香甜的三個同伴,我祈禱著,跟亞丁景區的 最後高潮相見的一刻,一樣會如同夜裡的繁星那麼震撼人心。


誤闖仙境

         上洛絨牛場、沖古寺的當天,我們起個大早。學長一樣沒食慾,但頭痛症狀好了點,因為沒有出現嘔吐的情形,我們決定一起上山。不過東西整理好,卻找不到恭師傅。

         「他昨天夜裡載一個急性胃出血的朋友到日瓦去急救,你們搭馬來姑娘她們的車一起到龍同壩吧!」民宿主人回答了我們的疑惑。

         從亞丁村到龍同壩,再從龍同壩策馬入林,已經進入茂密的森林裡,我都還感受不到前一天在半山腰看到油畫般美景的那種感動。雖然已經七點多,天色卻還沒全亮,但天空中萬里無雲,可以想像太陽 出來後會是好天氣。儘管如此,我還是點擔心傳說中的亞丁美景會不會只是圖負盛名。

 

騎馬上洛絨牛場,央邁勇神山就在眼前

         正當我覺得冷得不舒服時,金色的陽光從林縫間灑入,帶來令人雀躍的暖意。前方的旅客不斷發出驚嘆聲,顧不得馬背上的顛簸,我伸長了脖子向遠方望去!

         「Fantastic!小倫,我們要走入油畫裡了!」我忘情地對著在我後面的小倫大叫。連氣色不太好的學長也露出久違的笑容。

         潔白的雪山壯觀地矗立面前,身旁是黃透了的樹林及流水潺潺的小溪,原來這就是沖古寺,果然夠美!過了沖古寺到洛絨牛場的路上,更是整段行程的精華,有數度我都想要下馬拍照,不過旅客太多實在不方便,只好先上洛絨牛場 ,下山時再慢慢拍吧!我很想具體形容當時看到的景色與心情,但想得到的形容詞都太陳腔濫調,新奇的字眼我也用不來,只能說這段路跟洛絨牛場前的雪山,實在是我畢生所見最夢幻的場景,溫暖而柔和的陽光,更是讓整個景色美到讓人捨 不得眨眼。我想起1996年發表稻城亞丁令人驚豔攝影集的呂玲瓏大師,想像著他第一眼見到這美景的感動,也想起某大陸作家講的那句話:「此前有誰知道川西的雪山中隱藏著一個名叫稻城的美麗地方呢?要是那美麗不與攝影機的鏡頭相遇的話。」 此時此刻,我也用自己的相機跟心情,紀錄著專屬於我的亞丁記憶。

 

亞丁景區的轉經筒,上面就有路標

 

油畫般的世界,一人都要拍一張!

         到了洛絨牛場,美景又是另一波高潮,草地雖然多已枯萎,但枯黃的顏色跟零星殘存的黃葉,卻構成另一番美麗風情。繼九寨溝五花海之後,我又再一次看到那麼多的高級相機,快門聲響個不停。 隨意四處走走看看,我考慮著是否能夠再上牛奶海。

         往上再到牛奶海、五花海,少說要四到五小時,算一算回到龍同壩最快也要六點以後,還要摸黑走山路回稻城,實在令人不太放心。但我們還是很想往上走看看,想找匹馬幫我們馱行李(洛絨牛場以上不准騎馬,只准步行),馬夫們卻直搖頭。

         「路上全積雪啦!上不去的,路太滑太危險,我們的馬不走。」我的馬夫解釋道。

         「那我們自己走好了!」

          「很危險啦!不要上去比較好,積雪也沒啥好看!」不知怎的,我們的馬夫口徑一致地勸阻。而不知是否眼前的美景已經夠滿足我們了,居然就這樣信了他們的話。

         我們就這樣跟牛奶海無緣相見,後來才知道我們買的是從龍同壩到洛絨牛場來回的馬票,如果我們要上山,馬夫們就得等我們,對他們來說很不方便。上山路況或許差了點,但絕對不至於到寸步難行的程度。我們就這樣誤信馬夫之言,留下個小遺憾離開了洛絨牛場。後來 在理塘遇到四個馬來姑娘,才知道他們很勇猛地走了上去。路況雖然不好但還是可以走的,積雪也沒馬夫們形容得嚴重。唉,這時候搥心肝也沒用了。 不過四個姑娘說山上天氣不好,雲層厚又沒陽光,相片拍起來不怎麼漂亮,我們也只能酸葡萄地安慰自己囉!

 

左:我的馬夫,右:洛絨牛場攝影天堂

 

左:在牛場休息的馬夫們;右:連攝影機都出動了

另一個角度看牛場

與我的馬夫在沖古寺合影


珍珠海迷路驚魂

         既然沒去成牛奶海,我們四人只好退而求其次地改走沖古寺旁的小道上珍珠海了!或許是對於沒能上到牛奶海的遺憾耿耿於懷,我把滿腹怨氣發洩在爬山這件事上,很快就把小倫他們丟在身後。而且號稱要一小時的路程我才花了不到三十分鐘就到了,因而誤以為還沒到,又陰錯陽差地錯過往右轉的珍珠海路標,笨笨地走上藏民轉山的小路。

         來亞丁景區如果天氣許可,是有所謂大轉山跟小轉山路線的,從洛絨牛場沿牛奶海、五色海繞一圈,再從珍珠海、沖古寺出來。大概要一天的時間,走錯路的我就是反向走上轉山的小路。

         一開始覺得遊客怎麼都不見了,我還以為自己走得太快,有點沾沾自喜。走了半個多小時,路越來越小,也多了好多小叉路,卻連個路標都沒有,我挑那種地上紙屑、垃圾最多的叉路走,慢慢走到連垃圾都沒有了,這才覺得不對勁。看了一下遠方的仙乃日,我發現自己已經爬得很高, 感覺怎麼好像跟仙乃日的腰部一樣高了!珍珠海在怎麼樣也絕計不在這鬼地方。當時雖然只是下午兩點左右,天氣也很晴朗,但遠方有一大片烏雲往仙乃日的方向靠過來,我知道再不折返肯定會出事。

         不甘心的我,想到可能連珍珠海都見不到,就覺得很失望。幸好沿著垃圾下山以後,在我走錯路的入口,發現了往珍珠海的路標。我拍了一張路標特寫 當「迷路紀念」,接著就趕緊三步併兩步地往珍珠海跑,不過還是晚了,雲已經把仙乃日跟太陽都一起遮住,珍珠海的水也不再晶瑩透綠。後來看到小倫拍的照片才知道陽光下的珍珠海原來也是很美的緣慳一面的我除了遺憾,也只能安慰自己,在山裡迷路沒出事已是萬幸。 倒是那些山上的垃圾,雖然救了我一命,但是在那麼美麗的地方有垃圾在路上,實在有點煞風景。

         小倫不愧是登山老手,見我遲遲未與大家會合,就知道我迷路了。到沖古寺一帶有手機訊號以後,我趕緊打電話報平安,他們才鬆了一口氣。離開沖古寺時,我還頻頻往回望,這麼美的仙境 配上這麼好的天氣,可不是有「雨神」之稱的我常有機會碰到的呢!雖然有迷路跟沒上成牛奶海的遺憾,但這裡的美已經夠讓我滿足了,這些遺憾就當作下次再訪的最佳藉口吧!

沖古寺附近也有民宿

往珍珠海路標

珍珠海的美景,嗚,這是小倫拍的

我就是從這裡迷路的

龍同壩馬場,離開夢幻亞丁的最後一眼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