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選單Main  關於阿貓Cat  歷史留言版 / 新留言版Guestbooks 寫信給貓Email  最愛連結Links  更新紀錄History  貓部落格Blog

 

 

原鄉(3)

         都市,使是我暫時落腳的異鄉。

        每次看著窗外的霓虹閃爍,我都會做著回歸田園的夢。然而都市生活的種種,確實也給了我全然不同的生活體驗。

        有時侯我常常在想,都市吹奏的高科技進行曲並不是刻意要和大自然的原野之歌產生不和諧的,之所以格格不入,實在是因為身陷現實生活的桎梧啊!以我為例,雖然不見得想從醫,但走上了這條路,加上年幼時見到鄉下醫療資源的缺乏,心裡還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服務鄉里。然而,在我學醫的過程中,常常不可避免地要利用動物進行實驗。常用的白兔、鴿子、白老鼠、青蛙,往往一次實驗下來都要犧牲數隻。這些小動物幾乎都是我小時候的玩伴,如今我卻得現手屠殺牠們,而且是用各種慘絕人寰的手法。依實驗要求,有時我得為他們注射毒藥,測試牠們在痛苦掙扎中死去的時間;有時我要為某些動物去大腦,或去腎上腺,殘酷地觀察其受損後的生理機能;有時我還必須切斷牠們的脊髓,看看半身癱瘓的情況......聽著牠們的哀嚎我儼然成了物界的納粹實驗結束時,同們常推為牠們了結餘生,我總是自告奮勇地子手,把牠們丟醉罐或是在牠們血管中注入空,因為我再也不願看著牠們了已失去的生理能而多受一分苦。

        很多無奈便是如此,人類面對矛盾時,只能兩權相害取其輕。如果那些動物沒有犧牲,我們便無法測試藥物的毒性,也無法了解動物體的生理機能與構造,總不能拿活人來做實驗吧!人類貴為萬物之靈,因有崇尚的人權而偉大。而小動物則因為動物權較卑賤而壯烈成仁為人類謀福利。這樣或許不公平,卻是不爭的事實。既然無法避免,怎樣才能讓牠們的犧牲有價值,怎樣可以減少不必要的虐殺動物,才是最值得我們深思的課題。

         如果有一天,小白鼠高度進化而主宰世界,我想,人類恐怕也會成為牠們的實驗品吧!

 

         高科技生活的矛盾,其實也跟人類和小白鼠的問題一樣,是座永遠無法平衡的天秤。為了生活的便利,我們用核能及火力發電,卻污染了環境;我們用石油、推展石化工業,更進一步破壞環境;我們起了高樓與街道,卻犧牲色的地及生其上的動植我們生活上必須用,於砍伐了河的雨林......,現代的高科技,便構築在許多大自然的退讓之上。而許多的兩權相害取其輕累積在一起,便成了大自然的怒吼:土石流來了、山了、臭氧層破洞了、動物絕跡了......

        我相信,人們在開發環境的同時,必定經過審慎的評估。然而許多連鎖反應卻是當初始料未及的。為了彌補已造成的問題,也為了不重蹈覆轍,我們有必要徹底反省。縱然不能面面俱到,總也需差強人意。

        望著都市裡灰茫茫的天空,我思索著。住在城市裡,享受最便利的科技,卻得呼吸不新鮮的空氣,看不到青山綠水,而且要面對人際關係的疏離。我突然覺得都市人也是鴿子,跟鄉下鴿子不同的,這種鴿子有家可回、養尊處優,只是沒有寬廣的天空可以遨遊。

 

        不過,總是有些事情值得慶幸。最近不時聽到城市綠化的口號,人們彷彿對生活品質有了新的自覺。因為如此,我才有辦法在喧鬧中覓得一處處遺世獨立的世外桃源。

         常在悶熱的午後,到這些都市裡刻意點綴過的綠地,重溫那失落已久的戶外野趣;有時則起個大早,步在市立公園裡看看太極拳的公公婆婆;走到池塘,逗弄下晃的水鴨。每當我走在地上,到知了的嘶嗚,蜻蜓蝴蝶,都令我雀不已。都市喧嘩的林林總總彷彿變得零零落落,剎時好傢不見也不到了。

        當我拍拍褲子上的砂粒,滿足地告別這一切讓我偷得浮生半日閒的景物時,整個人又振作了起來。燦爛的陽光下,鮮明的影子好像也發著光,就像我小時候無憂無慮的身影......

         我終究還是屬於大自然的!

 

        人人盡說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於天,畫船聽雨眠。

        爐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腸。

      --韋莊 菩薩蠻--

 

        我雖未老,卻不得不離開美好的原野。其實,只要心裡未曾遺忘,何須擔憂尋不著秀麗的風光呢?

 

九 曲終

        老阿公的故事一直在我腦海中盤桓,那是他回憶中最原始的故鄉,也是他用七、八十年的生命和大自然對話的結晶。小時候的我,對他話裡的世界充滿了憧憬。然而,當我年歲漸增後,倒開始懷念起屬於自己的原鄉了!縱然年幼時的水溝不清臭的污泥中有著怵目驚心扛色福壽螺卵,但些回憶卻是結結實實的。伴我成長的一一物,那些花花草草、飛禽走也許不比公年代的樸實自然,但在我心是最真最純的回

         然而,有些事物一直在變........

        二十年前,美國名生態學家卡特小姐在著作「寂靜的春天」中,曾大膽預測工業發展對生態環境將造成的衝擊,結果被時代雜誌斥責為「危言聳聽,淆亂人心」。二十年後的今日,她的預言卻一一實現了,就如同我感受到環境的劇烈變動一樣。每次回鄉下探望爺爺奶奶時都會發現,環境污染的魔爪似乎連窮鄉僻壤也不肯放過。

        有一天,我也會像老阿公一樣子孫滿堂,也會笑吟吟的告訴小朋友屬於我的過往。但我毫不希望他們羨慕我的世界,因為這大自然的一切都應該由他們親眼見證。我好希望,他們能跟我一樣在原野上奔跑、在花草間穿梭,希望他們能到螢火子交織成的光芒也希望他們的天空永遠蔚藍,永有飛鳥自由遨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