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選單Main  關於阿貓Cat  歷史留言版 / 新留言版Guestbooks 寫信給貓Email  最愛連結Links  更新紀錄History  貓部落格Blog

 

 

原鄉(2)

         如果百花是點綴我生命的彩色顏料;那螢火蟲,便是高掛在我心靈原鄉的小小燈籠!

還住田尾的時候,奶奶常告找我,火金姑是為孤魂野鬼引路的使者,大概是怕我又跑到墓地裡抓螢火蟲吧!在我幼稚的想法中,這種自備照明設備的小傢伙,要比菊花聰明的多,心裡也就格外的喜歡。

         鄉下人習慣在星子滿天的仲夏夜裡講古乘涼,偏偏我從來就對那種張家的牛和李家的鵝打架的八卦不感興趣。於是大人們天南地北,我就逕自跑到田裡,觀察那些只能看而不能抓的米粒般小光點。說也奇怪,流螢點點,看久了竟拖曳成數條光線,有好幾次我就看著光點成線、線織成網,在田埂上幾乎沈沈睡去,直到大人來找我為止。

         後來聽了囊螢夜讀的故事,心裡對這神奇的小傢伙更是好奇,顧不得奶奶的告誡,便抓了近二十隻螢火蟲想效法古人,結果螢火蟲死了大半,亮度卻連黯淡的星光都比不上。有好一段時間,我為了那死去的小蟲自責不已,也害怕沒人引路的孤魂野鬼會找到我頭上來......。

         前幾個禮拜又回田尾,乘著晚涼想到田裡看看這些小小燈籠,誰知數目竟大不如前。螢火蟲是種對環境很敏感的昆蟲,這幾年經濟的開發加上農業的使用,幾乎使得火金姑們銷聲匿跡。造物主若是看到萬物之靈的人類,為了一己私利而大興土木、破壞環境,恐怕也會黯然拂袖而去吧?

 

         搬離田尾前的童年時光,我幾乎就是整天與花草為伍。有時和鄰居玩伴捉些甲蟲、蜻蜓;有時逗弄家裡養的兔子、鴿子;有時便在草叢間披荊斬棘,構築自己想像的夢幻王國。園林生活的野趣,讓我度過了無憂無慮的童年。

         剛到都市念大學時,總很不適應嘈雜的生活。繁華的天空老蒙上一層陰霾,看不到大雁遨翔;灰色的建築林立,沒有油綠綠的稻田,也沒有白鷺鷥佇足。常在車水馬龍的喧囂裡想起鄉野的謐靜,想起青蛙蟋蟀的嘶鳴。赫然驚覺,燈紅酒綠的背後竟是如此空虛寂寥!

         我迷惘了......。

         是我放棄了大自然,抑是大自然放逐了我?

 

         星斗稀,鐘鼓歇,簾外曉鶯殘月。

         蘭露重,柳風斜,滿庭堆落花。

         虛閣上,倚欄望,還似去年惆悵。

         春欲暮,思無窮,舊歡如夢中。

                                          --溫庭筠 更漏子--

 

         有次我在校園裡撿到一隻折翼的鴿子,恐怕是頑童用彈弓所為。傷口汨汨地流出血來,咕咕的悲鳴彷彿是淒厲的控訴。我想到以前在奶奶家養的那窩鴿子,忽然覺得牠們活在鄉下是種幸福。

 

         鴿子其實是很聰明的動物,小時候總覺得照顧牠們要比伺侯那些笨菊花來的簡單得多。因此我寧可自告奮勇地餵牠們飼料,也不願隨爺爺下田開那菊花燈。自然而然的,這些鴿子很聽我的話。

        早期鄉下養鴿多是用來參加比賽,那時賽鴿沒那麼大規模,賭鴿子的風氣也不盛行,不過卻是農忙之餘年輕人的一大娛樂,也堪稱庄裡的大事了。我養的那幾隻鴿子,便在老爸訓練下成了賽鴿裡的「麥可喬丹」,每次比賽都贏回好幾袋飼料。常有鄰居的小伙子出價來跟我們挖角,但是鴿子好像有感情一般,賣出去後兩三天就自己飛回來。更有甚者,居然到了新主人家不吃不喝,弄得買主沒輒,只好一手退貨,一手退錢。

         不過,鴿子裡也有些較笨的,我們便常常仗著自己家鴿子聰明伶俐,到處招搖撞騙。怎麼騙呢?傍晚時,常有人趁著天色未暗訓練鴿子飛行,等黑壓壓的一大群飛到我們三合院上空時,使趕緊把自己整窩的鴿子放上去,一片混中,再把自己的叫回來。於是,有些別人家愣頭愣腦的鴿子便一起飛下來,久而久之,家裡鴿舍真是「鴿旺」啊!當夜路多了也碰到鬼,我們的鴿著別人時,只好趕快騎腳踏車去,到別人家裡鴿回來

         搬家之前,為了安頓這些鴿子也花了我們不少心思。與其放在田尾任其老死,倒不如把牠們送給愛鴿人士。結果牠們一再戀家般地飛回來,甚至還帶著別人的鴿子,弄得我們啼笑皆非。其實我心裡也不捨,只不過過新家實在沒有鴿舍啊!一直覺得這是屬物的性,以前我也不,等到我離家越遠,才發現思念切時,自己彷彿成了鴿子的翻版對成長的環境著深深眷戀

         折翼的鴿子,我可以為牠縫合包紮,傷癒之後又可以飛回老家。

         無家可歸的鴿子,雖然可以自由飛翔,卻只能到處流浪。

         我該慶幸,即使身在異鄉,卻不曾失去過溫暖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