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選單Main  關於阿貓Cat  歷史留言版 / 新留言版Guestbooks 寫信給貓Email  最愛連結Links  更新紀錄History  貓部落格Blog

 

 

原鄉(1)

一、

        鄰居的老阿公總愛瞇著眼,笑吟吟地訴說著屬於他年代的清澈小溪。溪裡到處可見的魚兒,彷彿成了他滿臉皺紋的最佳見證。常時小小年紀的我,只能歪著腦袋瓜,想像著那個自己完全不熟悉的世界。怎麼就是想不透,令人作噁的水溝曾經清澈,甚至有小魚悠游其中......。

         就這樣,十餘載的年少時光,在阿公講古的沈吟中飄然而逝。

         為了求學而離開鄉間的我,雖然在都市繁華中打滾,耳際卻始終縈繞著老阿公的故事,心底也未曾遺忘過故鄉的點點滴滴。這才發現,幼時接觸的田園鄉林,縱使遠不及阿公形容般地靈秀清逸,卻一直是我腦海中刻劃的古老原鄉。於是,我憶起了年少時與花鳥昆蟲的神交,也憶起了日月星辰在原野間特有的景致,一切都歷歷在目,宛如昨日。

 

二、

         該從小時侯住在田尾公路花園說起吧!

         我大半的童年,都是屬於田尾奶奶家的回憶。尤其印象深刻的,便是附近人煙罕至的墳場。是少不更事吧!我似乎不曾懼怕過鬼魅的怪談,常常背著大人偷偷在墓地間穿梭,因為那兒的蟋蟀又大又兇,是鬥無不勝的飛將軍。然而,每回只要被奶奶知道,總免不了討一頓打,然後眼睜睜地看著那些被認為帶有晦氣的蟋蟀遭到放逐。

         公路花園的夜間,向以菊花夜照聞名。夜照菊花為的是延遲其開花,讓花莖能長到一定的高度,同時也用以控制其開花的時間,這樣才能四季都有菊花出產。年方五、六歲的我,從小就認定它是一種愚笨至極的植物,居然連燈泡和太陽都搞不清楚。年歲漸長,對菊花的不屑彷彿根深柢固,但每次到了華燈初上之時,我便會想起以前的田尾,一顆顆黃澄澄的燈泡,儼然成為我童年的明眸,代我收盡鄉間田野的萬般風情。

         由於田尾古有花鄉美譽,耳濡目染下,除了笨菊花外,我也成天與些不知名的花花草草為伍。爺爺常牽著我,指著圃中的花卉教我識別。康乃馨、繡球花、玫瑰......。上次在台北建國花市中又見它們芳蹤,價格令人咋舌,風采卻是不減當年。我望著這些拼湊成我孩提時代的彩色回憶,竟然兀自出了神......

                  雁度寒潭,雁過潭不留影;

                  風吹疏竹,風過竹不留聲。

         對我而言,愚笨的菊花也好,嬌豔的玫瑰也好,即使我已離開了十餘年,他們還是留影又留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