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選單Main  關於阿貓Cat  歷史留言版 / 新留言版Guestbooks 寫信給貓Email  最愛連結Links  更新紀錄History  貓部落格Blog

 

 

British Life (2) 93'

*學院

         學校的課只到三點五時,禮拜三又只上半天。課後除了壓馬路外,探訪劍橋有名的學院也是常做的事。加上我選修的課是「英國生活」,連上課時參觀過的學院,算算可真不少。

         劍橋是個大學城,由許多學院組成。置身其中,常會有身處公園的感覺,很難想像這些美麗的地方都是上課的學院。尤其是著名的國王、聖約翰、克萊兒學院等,更是整修得讓然連坐在草地上都不捨,深怕自己的大屁股會壓死小草們!跨過各個學院的,正是鼎鼎有名的康河。常可看到悠哉的人撐篙經過,只要不吝惜向他們揮揮手,便可以得到熱情的回應,一種跨越國籍的溫馨!偶爾也可以看到水鴨們晃頭晃腦的跑上岸,跑到人們身旁,絕對不怕生。草地上還不時可看到玩球的人。這是種像棒球的遊戲,棒子較短,壘包改成立棍,球很容易擊中。上英國生活時我們常在學院裡玩這種球,很有趣喔!

 

*Punting

        早在出發前,便久聞劍橋的名產:篙(PUNT)。在腦海編織的美,是徐志摩「再別康橋」裡不可掩的浪漫。實撐篙還真不如想像中的容易往往累得滿頭大汗還撐不太動。偏偏又得裝出一副輕鬆的樣子,這樣拍出來的照片才夠帥

        第一次撐篙是陳老師帶我們去的,可惜那次我身負全船之「重心」,一坐上去就不敢動,怕把船弄翻。可是後來再去時,我可就成了主舵手了!方面可維持船的平衡(當時的我頗有「份量」,穩如泰山),另一方面也因自

己有撐篙的天份,練了個把頭,便操控自如了甚至心血來潮時,還能「飆船」呢!不過往往會把同行的人嚇得哇哇叫

         據說Punting時,發生的趣事還真不少哩!有人卡在康河旁的矮木叢裡動彈不得,有人過橋時忘了低頭,撞得滿頭包。更鮮的,居然有人把撐篙的竹竿插在土裡,結果船過竿留,可尷尬了!同行的土狗學長甚至還不小心掉到合理,成了名副其實的「落水狗」!

 

*中國人

         劍橋,有各色人種雜居,因此偶爾可以見到熟悉的黃皮膚!中國人散居世界各地,劍橋也不例外。有次在市區裡遇到一群老人團,國台語交雜的問候,讓身在異鄉的我們很有親切感。

         在街頭遊蕩時,我們還巧遇伊能靜呢!本人真的很可愛,可是牙齒似乎不是很白。藝人還跑到劍橋遊學,感覺還真鮮!聽說去年歐洲團的學長們在迪斯奈遇到麥可傑克遜。今年換成伊能靜,回程時在香港機場還巧遇張學友,這可真是趟星光閃閃的旅行呢!

 

*雨

         英國的雨是帶點色彩的......。

         雨在劍橋,總是不按牌理出牌。氣象報告的降雨機率,幾乎每天都是百分之百,而老天倒也跟電視公司合作愉快,不論多少總會下點毛毛細雨。道地的英國人,還算跟這些小雨相安無事,撐把傘在雨中漫步,不失其浪漫愜意。但可苦了我們這些作客他鄉的可憐蟲了! 不清楚風雲變化,往往在和煦的的日光之後便突如其來一陣沒頭沒腦的雨,淋得個都成了落湯雞帶雨衣的耐性持續不了多久,乾脆瀟灑地把雨具拋在身後享受這異鄉的洗禮。雨淋久了,每個人好像都變得傷春悲秋了起來,怎麼憂的詩章都能脫口而出。珍曾告,她最喜歡利用雨天寫信了--雨天的心情,寫信的心情。我和傻滔可就沒她的浪漫,只是抱怨著老天,把計劃好的行程給搞亂了!

         或許我是個恨雨的人,每次只要滴答的雨下起來,我就心亂如麻。第一次我們四個人自行到校參加歡迎茶會(平常丹尼爾會帶路),便是個討厭的的雨天。天曉得使怎麼一回事,原本半小時的路程,竟整整走了兩個半小時。雨愈下愈大,我的心也隨著落地的雨點愈來愈亂。本來就不是太好的方向感,更是在慌之際徹底決提。上是一條條我帶錯的路,連一向都很明的珍妮,竟然也沒有主見的跟我走,當路痴遇上路盲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碩跟傻滔並沒有拿出社會組該有的認路能力,反而讓我們兩個整天活在公式定理中的人忙得團團轉。好不容易,兩個小時過了,歡迎會也結束了!四個滿身濕透狼狽不堪的人才出現在校門口,接受眾人歡呼!

         談到雨,我又不得不提起公車亭。當下雨天不能去公園時,我們四個就喜歡買著一袋袋櫻桃、零食、巧克力,霸佔住路旁的公車亭躲雨、聊天、吃東西。路人常滿腹狐疑地盯著我們這些等車卻不搭車的人,但好友在旁,又有美味的食物,誰會在意他們的眼光呢? 

 

中國餐館

         回來前幾天,,總是想抓住什麼似的!上DISCO跳舞、看沒字幕的英國電影(當時是株羅記公園)、上PUB,我們用自認為最英國的生活方式來記憶英國,每天總要到十一、二點才肯回家。 但有一個地方,雖是截然不同的風格,卻一樣留給我很深的記憶--那是一家中國餐館,就坐落在我們常躲雨的公車亭旁。

         印象中那條路好像叫Campkin road,餐館的食物價格頗高。而且都是檸檬雞、柳丁雞等怪怪食物。份量倒是很多,四個人吃兩份餐盒絕對吃不完。雖然菜色並不是道地中國菜,作法及佐料、醬汁倒是實實在在地中國風。加上廚子是黃皮膚的,給我們一種家鄉的親切感。或許正是這種中西合璧的感覺,才讓我難以忘懷吧!碩碩每到這兒,總要把幾道菜色覆頌一遍,讓我們笑到肚子疼,現在想想還真有點懷念呢!

 

*後記             

         千百年的修德,換來萬年得相的剎那。歐洲行,認識了不少與自己相同或相異的 傻滔、珍妮、碩、丹尼爾道明的老師和同學們,以及同班的同學、房東......。生命的疊合,是道激流,著彼此之間的一座座心橋我們有緣結識。

        僅以此文,送給一九九三年暑假同歐洲的所有伙伴們